茄子短视频app污片下载ios

..co,最快更新爱欲横流最新章节!

在阿里娅发出视频两个小时后,封行朗一行人便赶到了默尔顿古堡。

“五颂,陪封总进去,我留在车里等着们。”

临行下车之际,丛刚却变卦了:他让五颂陪着封行朗进去古堡跟阿里娅谈判。

“丛刚,什么意思?临阵脱逃呢?还是近旧情人情怯啊?”封行朗怒问道。

“要是困在里面,我还能想出办法来救;要是我们俩一起被困在里面……那就团灭了!”

丛刚不动声色的给出了自己的解释。

“行吧!老子要是出事了,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

封行朗发狠一句后,便先行下了车。

五颂也随之下了车,跟上了封行朗救子心切的步伐。

目送着封行朗进去了大厅之后,丛刚也随之下了车。他要去见一个人。

看到来跟自己谈判的人只有封行朗和五颂时,阿里娅微微蹙眉:那家伙不是挺会多管闲事的么?怎么没跟着一起过来?

森林中的清新妹子白裙飘飘

“夫人,这位是封总。们见过面的。他是封林诺的父亲。”

必要的客套流程还是要走一下的。五颂随即便把封行朗介绍给了阿里娅。

阿里娅浅浅的瞄看了封行朗一眼,淡淡的问:“颂泰怎么没来?”

“原来希望见到的人是颂泰啊?怎么不早说呢……我今天刚打发他去给我洗车去了!”

封行朗凛然着姿态在阿里娅对面坐下。GK风投也有过比较棘手的女客户,但绝大多数情况下,封行朗都能游刃有余的处理好。

不过大男子主义的封行朗,还是因为女人多在家相夫教子的好!

像阿里娅这样霸道又强势的女人,还真不讨他喜欢。

“封行朗,很嚣张嘛!”阿里娅冷哼。

“要是我没听错……阿里娅女士这是在替颂泰打抱不平呢?”

封行朗勾唇淡幽幽的笑了笑,“颂泰先生可是个不可多得的好保镖……得到他阿里娅女士的欣赏,可是他的荣幸!”

“我说封林诺那张嘴怎么那么油腔滑调呢……看来,有其父必有其子啊!”阿里娅冷声。

“那按这么说,是不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啊?”

封行朗朝阿里娅身后的姜酒看了一眼,“都喜欢用自己的女儿当人质……嗯,也算是青出于蓝胜于蓝了!”

此言一出,姜酒便听出了封行朗对她强烈的不满情绪。

其实也不怪封行朗:事实表面看起来,的确是这样的!

跟母亲阿里娅耳语一声后,姜酒便转身离开。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虎毒,尚且不食子!”

身后传来封行朗意味深长的言语。这是在说她连个牲口都不如吗?

“封行朗,如果是来说教的,那请回吧!”

阿里娅冷声,“儿子可不是被我绑进默尔顿古堡的!那可是他自己死皮赖脸闯进来的!而且我女儿有她自己的使命,没资格对她所肩负的使命指指点点!”

听得出来,阿里娅也是个能言善辩的厉害角色。

“封总,夫人,两位今天能坐到一起,宗旨都是为了孩子的幸福……千万别伤了和气!”五颂连忙打起了圆场。

就这方面而言,五颂到是比丛刚更适应这样的场合。

“开价吧!准备把自己的女儿和一个吃奶的小婴儿买个什么价钱?”

封行朗直截了当的说道。是一点儿都不怕阿里娅脸疼。

当着阿里娅这个恶毒女人的面儿,他实在没心情跟她客套。

阿里娅隐忍着怒火,没有跟封行朗继续抬杠。他们父子俩还都有能活活气死人的潜质。

“我家妮可,是默尔顿家族的唯一女嗣!她拥有默尔顿生物科技百分之五十一股权的继承权!”

阿里娅停了下来,目光有些哀意,“但也伴随着苛刻的条件:为了表示对默尔顿家族的永远忠诚,她的孩子必须留在默尔顿家族里成长!还有她的未来丈夫!”

“的意思是,我儿子封林诺要想娶女儿,就必须当默尔顿家族的上门女婿啰?”封行朗哼声问。

这样的奇葩传闻,封行朗已经听五颂和丛刚提过了。

“上门女婿,外加入股默尔顿生物科技一百亿美金!”阿里娅冷声。

封行朗勾唇浅哼,“入股默尔顿生物科技一百亿美金?即便女儿是纯金打造,怕也不值这个价吧?”

“既然封总觉得不合适,那就请回吧!我女儿值不值这个价,就用不着来评判了!”阿里娅再次下逐客令。

“夫人……您先别动怒!好话好商量!”五颂再次起身打圆场。

封行朗静默了几秒,眯着眼盯看着面前这个故作高雅姿态,可内心却歹毒贪婪到买卖自己女儿的女人……

“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让自己才二十岁的女儿去接近我儿子,在我儿子不知情的情况下生下两个孩子……一送一留!这招棋走得实在是高明呢!”

封行朗哼哼冷笑,“知道我们封家是个爱惜子嗣的家庭……此刻,只能成为阿里娅案板上的鱼肉,想怎么宰杀,就怎么宰杀!”

“封行朗,爱怎么理解,随意!”

阿里娅优雅的抚了抚耳垂上的珠宝,“儿子有三个选择:第一,在赔付了他纵火的损失之后,就可以滚蛋了;”“第二,他要是实在死皮赖脸的不肯走,非要缠着我家妮可,我就勉为其难的同意他做我们默尔顿家族的上门女婿!但前提条件是,入股默尔顿生物科技一百亿美金!而且

他跟妮可所生的孩子,都必须交由默尔顿家族来抚养!”

“第三,如果他非要逞能想带走妮可和孩子,就必须为妮可和孩子赎身!条件是以我的名义,买下默尔顿生物科技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权!外带一个附加条件!”听完阿里娅说出的三条选择,封行朗嗤声直哼,“真不敢相信:这些卖女儿和外孙女的苛刻条件,是从您如此优雅又高贵的女士口中说出来的!阿里娅女士,您真让我刮目

相看!毒皇后恶毒也就算了,她毕竟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但一个亲妈也能狠毒如此……好吧,算我大开眼界了!”

“封行朗,我怎么安排我女儿的人生,那是我们家的事!没资格过问!”

阿里娅悠哼,“给儿子这三个选择,已经算是给他机会了!要么,三选一;要么,干净利落的离开这里!”

“阿里娅,怕是忽略了还有一种选择!”封行朗轻扬了一下眉宇,“在我们文明的国度,崇尚着先礼后兵!什么意思呢?就是如果讲道理行不通,就有可能兵戎相见了!虽然我这个人很善良……但我的善良,又稍

稍带上了那么点儿锋芒!”

“封行朗,什么意思?难不成还想派人来古堡里暗杀默尔顿家族的人不成?”

阿里娅阴冷冷的笑了笑,“我劝还是省省心吧!默尔顿古堡能屹立这么久不倒,以为只是幸运吗?!”

阿里娅站起身来,“多说无益!给两天时间考虑!该筹钱的筹钱,该集资的集资!别玩什么小花样!”

微顿,她微微一笑,“送个小礼物吧!省得三心二意!”

“封总……小心!”

等五颂意识到什么朝封行朗扑身过来时,已经晚了一步:一枚细细的针筒已经扎进了封行朗左侧的颈脖里。

“阿里娅,这么做,怕是不妥吧?”

五颂愤怒而起,“封行朗的命,也是能随便要的?”

“放心,死不了人!两天后给我答复时,我给他解药!纳帕,送客!”

阿里娅一个优雅的转身,再次昂起她高傲的头离开了。

“封总……封总,怎么样了?”

五颂也顾不得去追阿里娅,连忙托住封行朗摇摇欲坠的身体。

“我……我没事儿……就是……就是提不上力气……这个女人,真它妈的歹毒!”

封行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竟然……竟然连我都敢下毒!!”

两军交战,不斩来使;没想到这个阿里娅竟然如此的不上路子!

“封总,我先送回去!再来要解药!”

事关封行朗的安危,五颂不敢怠慢;便架上封行朗的手臂才大厅外走去。

……

十五分钟前,丛刚截住了从谈判席上离开的姜酒。

顺便放倒了姜酒的跟屁虫迪卢卡。

“颂泰先生,是来找封林诺的吗?”

虽然姜酒很想跟封林诺一样叫眼前的丛刚‘大毛虫’。但此情此景,她也没心情那么叫。

“我是来找的!”

丛刚环看了一下四周,将迪卢卡拖拽至拐角处。

“想用我去威胁我母亲?”姜酒哼声冷问。

“就……还不够分量!”

丛刚依在墙壁上,冷眼盯看着姜酒。

“那想干什么?”姜酒紧声问。

丛刚上下打量着清瘦的姜酒,“没想到,娇小玲珑的,竟然生出了一对龙凤胎!”

“……”姜酒抿了抿唇,“是专门来表扬我的吗?”

“不是!还有个小小的请求!”丛刚肃然起面容。

“请求?什……什么请求?”

姜酒惊讶的问。毕竟能让封林诺的这个怪胎义父开口说出‘请求’两个字,的确够千载难逢的。

“这对龙凤胎,是含辛十个月生下来的!有决定他们去留的权利!”

微顿暂顿,丛刚留给姜酒思考的时间。随后继续说道:“我可以帮助,把女儿安的先带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