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免费观看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夏洛之所以敢刚来就不把钱德放在眼里,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首先是昨天钱德给了夏洛极其不好的印象,否则以夏洛的脾气是不会和别人第一次相处久把关系闹僵的。

   再有就是以钱德的所作所为以及脾气秉性,肯定周围的许多人都不待见他,所以他在归元宗内肯定也没有什么人会为他辩护。

   而至于能在归元宗里做到一个发放东西的管理职位并不是什么很难得事情,昨天夏洛就问过一些其他修士了,只要在归元宗内待够一定的年限,就可以去参加这些职位的竞选。

   当然很多人都是以修炼为主,这个职位所需要担任的时间是很长的,所以很多人都不会去这个地方,但是钱德在修炼方面本身就不是很上心,在发现自己的修为很久没有提升之后,毅然决定放弃了继续修炼,一头就扑进了这个职位上。

   当然,在这方面倒是显示出钱德的天赋来了,每个人到他那去几乎都会被他坑一笔,当然,钱德很聪明,他不会一次就坑的太狠,那样很容易会被这些被坑的修士闹到宗里的执法堂。

   他每次都只收取比较少的好处,这样细水长流之下,既不会让新人觉得被坑的肉疼,也不会说大到闹到上面去,就这样,钱德一直像个寄生虫一样,待在了真宝阁里。

   以夏洛现在的修为来说倒是不怕钱德,他只是有些担心如果在宗里打斗的话,会不会触犯什么规矩。

   看现在钱德的状态估计是已经快失去理智了,毕竟自己辛辛苦苦坑来的晶石,居然一夜之间全都不见了,这个麒麟也是太能吃了,夏洛有些头疼的想到。

   而钱德在准备出手的时候看到夏洛居然还在漫不经心的想着什么事情的样子,不禁更是心中窝火,这小子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居然都不拿正眼看我,气急之下,钱德从储物戒里拿出了一枚金锭。

   夏洛一看见钱德拿出这个东西不禁有些奇怪,什么意思,这是想拿钱砸死我啊。

   钱德没有再看夏洛,而是将这枚金锭祭起,双手掐诀,嘴里低声念着咒语,突然之间金锭骤然消失,在此出现时已经到了夏洛头顶。

   夏天小罗的悠悠时光

   夏洛刚要有所动作,这金锭之中突然钻出万千细长的金丝向夏洛包了过去,速度奇快无比,以夏洛的反应也只来得及释放出了护体法罩,就被这些金丝裹了个结实。

   见一击得手,钱德嘴角扬起,手上法诀一变,就看到金锭开始迅速变大,变成直径大约五米的巨大金块,挂着风向夏洛狠狠砸去。

   夏洛外放的意念已经感应到外面发生的一切,而在他正要应对之时,突然感应到一股熟悉的波动传了过来。

   “砰”一声闷响传来,外面的钱德被眼前一幕惊住了。

   一个浑身皆白没有杂色的熊将巨大的金锭硬生生的抗住了,看那神态似乎丝毫不费力气。

   “钱德,可真行啊,在归元宗里就敢大打出手,宗里赐给的破山金锭就是用来对付本宗弟子的吗?这要是被宗主知道,觉得会好过的了吗?!”

   “谁?!谁在那,不要躲躲藏藏的,快出来!”钱德听完这话有些心虚,大喊大叫着说道。

   “哼,怎么,小爷我好心提醒,还不领情吗?”话音未落,从一旁的树上飞下来一个年纪不大的少年。

   夏洛听到外面的动静,心里好奇,急着想看看外面的热闹,手中乌光一闪,一把破空刃就出现在手上,真气运转催动破空刃对着前面的金丝就砍了过去。

   破空刃划过之处,金丝寸寸断裂,在阳光的照射下金光闪闪,向着下方坠了下去。

   “怎么是啊?”夏洛也有些惊讶,出手相助的人就是昨天自己遇到的归元宗宗主之女,江小阳。

   只不过这会的她又换上了一身男生的装扮,头发乱蓬蓬的,脸上倒是还没有变脏。

   “我怎么了,不想看到我,没教会我那个什么火之前,别想甩了我。”江小阳蛮横地说道,接着又看向钱德,“怎么着啊,还想在这耗着啊?”

   钱德在归元宗这么久了怎么可能不知道江小阳的事迹,说的直接点,他都是看着江小阳从一个小屁孩长到现在这么大的,但是人家的身份在那摆着,钱德能怎么办。

   “我……我不知道这家伙是小姐的朋友,那……那个我这就走哈……”钱德陪着笑收了法器就要走。

   而这时候远处闻讯而来的轮值巡逻队却不急不缓的废了过来。

   “怎么回事?”巡逻小队的队长是一位身形高大的汉子,穿着巡逻小队特有的服饰。

   “没事没事,我和这位小兄弟在这交流修炼心得呢。”钱德陪着笑说道。

   队长也认识钱德,这黑心的家伙估计没有哪个归元宗的人不认识,队长也没给他好脸色:“交流心得怎么还有那么大的法力波动?光靠说话就能做到吗?”

   钱德心里十分不舒服,不就是一个轮值的巡逻队长嘛,有什么好神气的。

   钱德不再说话,又看向了夏洛,没等他说话,江小阳抢先说道:“哎,叫啥啊,是跟着哪个老头的啊,看眼生啊。”

   这巡逻队长也知道一些关于江小阳的事情,不过他倒是很正直,没有丝毫谄媚的意思,对江小阳正色说道:“我是刘长老座下的弟子,叶文成,这段时间到我来轮值,看到这边发生争斗,过来看一下。”

   叶文成不卑不亢的态度倒是让夏洛有些佩服,看他对江小阳说话的态度和语气,很明显他知道江小阳的身份,可是他不但没有上前套近乎,反而还特意留出了距离,这份素质涵养很难得。

   “原来是老刘头啊。”江小阳嘀咕着,“这里没什么事,就接着巡逻就行了。”江小阳倒是也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意,只是叶文成却并不买账。

   “不行,这俩人在宗内禁止打斗的地方进行斗法,这违反了宗内的相关法度,需要到执法堂接受相应的处罚。”叶文成正色说道。